濟水出清泉:珍珠泉

文章出處:濟源旅游網發表時間:2019-7-29 11:32:08

作者:張元剛

濟源,濟水發源之地,西靠王屋,東望平原,襟太行而攬北邙。三面環山的地貌,不僅讓濟水在這里翻涌而出,榮登“四瀆”,還造就了平地涌泉、清流縱橫的奇觀。


神秘的濟水,潤出了傳奇濟源;清冽的泉水,賦予了愚公故里靈秀的氣質。4月4日,濟源旅游開啟“尋泉之旅”,邀請仁人志士提供清泉線索,越來越多的清冽泉水為人所知,為挖掘濟水文化,讓文化和旅游相融相和,濟源旅游特推出“濟水出清泉”欄目,從文字中發現濟水源頭“水韻盛事”景觀。

本期帶你尋覓一條大河的初心:“珍珠泉”

濟瀆廟東北側,翠竹蒼柏掩映的紅墻外,有一方古泉,名曰珍珠泉。春日午后至此,但見泉水至清,泉潭約四十步見方,圍以石堰,泉西與濟瀆廟內小北海以地下拱隧相通,東側有地下渠緩緩引出。一潭靜水,潭底的砂礫石清晰可見,無風無波,透徹和煦的午后陽光穿映潭底,日光曬下,但見潭底光影斑駁,那是泉水自潭底汩汩涌出,仿佛大地母親酣睡中的輕聲呼吸,每一次的吐納,都有串串水泡泛冒,如海中明澈輕盈的水母一般緩緩升起,在浮起水面那一刻漾散開來。潭中央是一口自流井,井沿壁又高出潭底數尺,因豐水時節泉水井噴過于激涌,井口已被村民用混凝土封蓋,俯瞰遠觀之恰若圓石墩柱,而墩柱周邊又鑿穿有眼,眼中泉水擠涌而出,沖蕩著周邊的水草植藻,青荇在柔波里曼舒著,新葉與舊蔓恰如舞動的秋山層林,嫩青、鵝黃、墨綠、赭紅、灰褐,旖旎流彩,偶爾見有小魚三兩條,在水草間逡巡,時而被潭底泛起的大水花驚散,水面波光反射,映在南側的泉壁上如簾薄紗緩擺。這,是一片溫柔的沉夢中的土地。



靜立泉邊,天地之間沒有風,耳畔只是偶爾聽到鳩鵲的輕鳴,眼前只有陽光和這潭泉水自然涌動,物我兩忘,思緒放空,恍惚眼前泉潭成了一面古鏡,鏡像浮光掠影,交代著她的前塵往事。史海鉤沉,數億年前,這方土地是一片遠古海洋,而后遠古嵩陽、中條等歷次造山運動,海水退卻,崛起了太行王屋山脈。山間雨霧沉降透滲,積納于地下,地脈潛流涌動,在濟源盆地這片山西高原與中原大地交接的地下沖積砂礫層中涌出。這方泉,在中國的歷史上汩汩涌了千萬年,在華夏的歷史上,激蕩出一條大河——濟水。


《尚書·禹貢》曰:“導沇水東流為濟”。余試圖探尋濟水的得名,但困于史料漫漶,卷帙浩繁,許多珍籍在歷史長河中多已消佚,今存歷代學家的相關記載也各有不同,甚至有些記載取自民間傳說或作者途聽,相互矛盾處較多且難以考據,致今已只可“知其然,而不可知其所以然”。姑妄臆想推之,古時常以地名為水命名,如鄭國渠、錢塘江等,北魏酈道元著《水經注》上曰“濟者,齊也,齊,度也,貞也”,以此揣思,濟水應是主要流域位于齊地而得名,即滋養了“齊國”的水,故得名為濟,其源流導自“沇水”,“沇”與“兗”同源同根,兗州為古九州之一,轄區為山東西南部,今以濟為名的城市濟寧便是兗州府舊址所在。不過亦不乏地名因水而得名,如湖南因湘江簡稱湘,江西因贛江簡稱贛。究竟是濟水、沇水是得名于齊國和兗州,還是“齊”“兗”得名于“沇”“濟”?經過漫長的歷史而今已難以定斷了,但不管都共同肯定了濟水源自河南,其主要流域在山東,曾滋養了魯西南的“兗州”和地處膠東的“齊國”的事實。濟水,歷史上是山東的母親河,這方古泉,某種意義上,可謂齊魯之根。


禹貢記載“濟河惟兗州”,物產豐富,可事農桑,古濟水穿過齊國境內,東通大海,有舟楫之利,通航形成連接海陸的運輸線,是兗州、青州等州向當時的冀州王都(陽城、帝丘、及今濟瀆廟西的原城)進貢的主要通道,另有徐州、揚州等貢品亦通過淮泗在菏澤與濟水交匯。試想年年歲歲,濟水之上,千帆競發,萬櫓齊搖,船隊往返于各州與王都之間,何其壯觀!《孟子》載:齊國作為西周諸侯國的首任國君是姜太公,初封之時“方百里”,根據近代考古成果其核心區皆臨依濟水而建,《國語·齊語》記載至春秋時期,齊國疆域已“地南至于岱陰,西至于濟,北至于河,東至于紀酅”。濟水發揮著膠東半島和中原之間貿易運輸的重要作用,為齊國工商業發展奠定了基礎,姜太公據此,在立國之初,便制定“通商工之業,便魚鹽之利”的重商國策,大力發展漁鹽業、手工紡織業等,國力日漸雄厚,成就了后世桓公春秋第一霸主的偉業。


星移斗轉,世事跌宕。濟水見證著古代的富庶,也見證了戰爭的慘烈與殘酷。秦末楚漢相爭,劉邦與項羽對峙于濟水“入于河、溢于滎”的滎陽鴻溝兩岸劃定“楚河漢界”,鴻溝屬濟水水系,是段人工挖掘的河渠,因這場戰爭,濟水也就成為棋盤上的唯一河流,在現實與棋盤上見證了人間的無數沙場點兵,車轔轔,馬蕭蕭,刀光劍影的廝殺。繁華東流,滄海桑田。因黃河歷次改道泥沙淤積等地文條件的變化,濟水日漸式微。酈道元《水經注》載:“當王莽時,濟水入黃河不復出,滎澤則始枯”。濟水逐漸被世人遺忘數百年,此數百年中,北中原濟水故道曾溢滿東漢西晉王室的胭粉繁華,也曾號啕啼泣南北朝五胡亂中華血流漂櫓的滿目瘡痍。


雖然歷史一頁頁翻過,但濟源這方土地在先秦和秦漢三國兩晉南北朝卻還沒有和“濟”字有著任何聯系,春秋前稱為“原”,戰國時屬魏國,稱為“軹邑”,秦時設為“軹縣”。而這一切,到隋朝開皇二年改變了。是年,有位風塵仆仆的廷吏至此,他奉朝廷之命尋找濟水的源頭,但當時濟水的流域已坍縮幾無,許多河段已干涸斷流,這位廷吏循著齊魯和陶丘、滎澤故水脈絡溯源到了王屋山下,僅憑歷代流傳下的文字典籍循跡脈絡困難重重!端洝吩弧皾,出河東垣縣東王屋山為沇水。東至溫縣西北為濟水”,而《水經》為東漢桑欽著,《水經注》為北魏酈道元著,他們著書時濟水早“已入黃河不復出,滎澤始枯”。王屋之大涵蓋垣曲,覃懷之廣輻及溫沁,究竟何處是濟水正源呢?直到他欣喜的發現了這眼古泉。遂茲報奏朝廷在此地敕命修建濟瀆廟(清源祠),而后開皇十六年,隋文帝析出軹縣北部正式設立濟源縣,自此,早已成名于山東的濟水才賦予這個城市以“源”之譽名,這方土地才有了“濟源”如此一個充滿著生機與靈動的名字,并沿用至今。在此之前,這方土地的絕大先民還并不知悉此地與濟水的聯系,甚至今天,濟水故道依舊成謎,圍繞蟒、湨、珠龍河與千倉渠以及入沁入黃的爭論從未休止。一位在史海中難以考據或不可考據的廷吏,改變了這方土地以后千年江山文脈。


這一年,隋開皇十六年(公元596年),濟源真正意義上被朝廷欽定為成為一條大河的濫觴。這一年,是中國漫長的封建時代不同尋常的一年,隋文帝楊堅大改秦制,重建中央和地方政體,蕭規曹隨,而后被唐宋元明等王朝因襲直至清末,這一年是為后續一千四百余年的封建王朝重新建章立制,現在還有中國的很多地縣名稱就是在這一年確定的,如現山東章丘黃河鄉政府所在的臨濟村在同年被命名為臨濟縣。何以高規格建設濟瀆廟,又設立濟源縣?而同為四瀆之一的淮源,位于豫南桐柏山麓,何以設立為桐柏縣,而非淮源縣?草蛇灰線,或可從隋朝其后的國策中辨出一二。


隋大業元年(公元605年)三月,隋煬帝令“發河南諸郡男女百余萬,開通濟渠”,大業四年(公元608年)正月,隋煬帝“詔發河北諸郡男女百余萬,開永濟渠”,舉國之力興建大運河。這條被后世成為隋唐大運河建成后,恰如柄巨弓張弦在華夏大地上,弓通南北,在滎澤相匯,弓以東為經濟富庶之地,以西為政治畿輔核心,箭鏃的翎部為膠東半島,而弓柄中心就是古濟水成就的滎澤古鴻溝。大運河取部分南濟與北濟的濟水故道,在此基礎上新鑿運河,銘敬“濟水”之意,北段渠起名“永濟”,南段渠起名“通渠”,故稱“永濟渠”和“通濟渠”。從此,南北物資經兩渠匯入黃河溯流而上,入伊水至洛陽,經渭水入長安,濟水故道“漕船往來,千里不絕”,“舟車輻輳,人庶浩繁”,唐時,改通濟渠為廣濟渠,又稱南濟,其流經鄭州河段稱惠濟河,現有“惠濟長橋”遺存,而此惠濟也正是鄭州惠濟區的得名由來。通濟渠至宋代后改稱廣濟河,東流為汴河,乃北宋國脈所系,沿岸驛站徹夜不關,商旅往來不絕,船桅如林,槳聲帆影,成就了北宋的輝煌和汴京的繁華。南宋后,隨著政治、經濟重心南移,通濟渠的漕運地位降低,加上戰爭破壞,逐漸廢棄。而山東境內濟水雖幾度消亡,但部分故道一直發揮著漕運作用,上世紀中葉,下游河段濟南小清河仍然是條重要的貿易運輸水路。


任朝代更迭,官定名稱幾番變換,但因該大運河“掘河通濟”與濟水有密切聯系,故取名多帶“濟”字,而民間則一直稱其為運糧大運河,取濟世安民之意。古時交通主要依靠水陸漕運,濟水沿岸和永濟渠、通濟渠沿岸甚是繁華,不輸京畿之地。而今提起絲綢之路的起點,多謂西安,但終究算來,長安只能算是絲綢等物資的中轉倉,禹貢中記載兗州主產柞蠶絲和漆,絲綢最早產自山東,后世后有江浙及豫南,而瓷器也多產自中原和東部,所有來自江浙齊魯豫的絲綢瓷器漆器等,均需經濟水古河道交匯至黃河,經濟源黃河段柏崖倉等漕運西至長安,廣義而言,濟水是古代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,濟源是絲綢之路的重要樞紐。


撫今追昔,濟水這條長河,縱然已經悄然隱消在豫魯的廣袤大地上,永濟渠和通濟渠隋唐大運河也早已干涸,但卻留下濟源、濟寧、濟陽、濟南、惠濟、臨濟等一個個城市及地名,她們共“濟”為名,以勃興的進取姿態感恩著濟水曾經哺育灌溉,用富庶與繁榮印證著古濟水流域的地脈興盛;少康、姜尚、孔丘、孟軻、墨翟、孫武、管仲、盧仝、裴休這些在濟水兩岸成長起來的歷史人物雖已遠去,但他們在中華歷史星空上成為群星閃爍,講述著古濟水流域鐘靈毓秀的傳奇;李白、岑參、白居易、王鐸、蘇軾等歷代詩人雖已履跡難尋,但他們以濟水研墨,留下了泛舟濟瀆“晴山傍舟楫、萍藻生虛空”、“朝宗未到海,千里不能休”、“霜凝遠山渚,月凈蒹葭絲”、“唯獨是清濟,萬古同悠悠”、“濁流若解污清濟,驚浪應須動太行”等不朽篇章。一個個城市、一位位先賢、一句句詩歌、一段段傳說,織就出一幅古今濟水流域物質與精神鼎盛文明的錦繡長卷。



上善若水,這方古泉,源本涓涓細流,但一直朝著大海的方向奔流,穿過峽谷,漫過沼澤,洇過灘涂,滲過黃土,潛過暗隧,流過明渠,哪怕前面巨流橫隔,山高路遠,自地下潛流而出,潤澤豫北平川,隱于滎澤,又出于陶丘,滋養齊魯大地,終成一支大河。每一條河流都想保持清澈,但靡不有初,鮮克有終,在行進中,不免沾染污泥腐葉,而清源公—濟水,一直在中原和膠東豐澤的大地上流淌,卻從不裹挾泥土肥水,自始至終保持清流本色,實屬不易,哪怕涸澤斷流,亦不容濁污,或許,這也是其不容于古時亂世的原因。如唐時達奚珣《游濟瀆記》所言:“不以險阻斷其勢,不以清濁汩其流,終能獨運長波,滔滔入海,沉潛剛克,斯君子之量歟!睗恢比缑急3謿夤澃沣∈刈月,正因此,老百姓才稱它為“清濟”,唐玄宗才封它“清源公”,也被宋徽宗封為“清源忠護王”、元仁宗封濟水為“清源善濟王”、明太祖封為“北瀆大濟之神”、康熙和乾隆分別為濟瀆廟親書“沇濟靈源”、“流清普惠”,乾隆《祭告濟瀆文》贊之“伏以流謙,淆之不濁”,歷代帝王屢次封禪,下詔祭祀。大地上每個流域都有獨自的風土民情,共飲一河水,一個濟字,蘊含了多少的濟世安民的理想,而一切,又都是源于眼前這方小小的古泉。



珍珠泉順地下渠東流,便是合瓦之地。合瓦地,是本地世居的廟街村民飽含民間智慧的獨特發明。先是在田里開挖密布的小溝,用小青瓦扣成“米”字或“井”字形的地下排水通道,再覆土于上。逢澇時,過多的地下水便可順道排走,同時還有地暖溫床的作用,縱使隆冬臘月,大雪紛飛,這片土地依舊片雪不存,生機盎然,地氣蒸騰,珍珠泉流出的水,從根部賦予上面的土地以熱量與水汽的滋養。得益于此,合瓦地種植作物品質極佳,盛產濟瀆金蒜等貢品,現在正薺麥青青,茁發隨陽。沿著壟上阡陌繼續東行,耳邊忽聽到笑聲和搗衣服的聲音,望去前方地下渠開口流出一方小池,是廟街村的洗衣池,幾位老人正蹲在池邊拿著棒槌在石板上捶衣物,一位大媽浣洗著衣服,對另一位老人說,現在日子越來越好,感覺越過越年輕,渾身用不完的勁兒,另一位老人說,這就是小康社會,一陣笑聲隨著水花蕩漾在渠壁上。自強不息,厚德載物,古濟水懷著朝宗碧海的壯志,從源頭一路奔流,三潛三涌,或平地開源,為河為渠,或穴地伏流,為泉為井,跌宕不改,迂曲永清,苦難成就輝煌,在奔流的過程中不也正是這樣潤澤和滋養著沿岸的土地與人民么?


正本清源,廓清宏宇,奔流到;蛟S曾是一條河流的理想歸宿,而在奔流中經世濟民,才是一條大河的初心。雖然古濟水在豫東魯西湮沒于黃塵煙沙,作為一條大河從現今的水系版圖上消失了。但只要珍珠泉這一源頭未曾干涸,那么,這條河流便一直都在,哪怕是涓涓細流,流域也并不寬廣,或僅在濟源東北一隅。因濟水的精神已成為中華民族共有的精神瑰寶和財富,“清濟”所蘊含的的深刻內涵已結晶為實現民族復興不可或缺的精神之鈣,濟水作為一條精神的大河始終靜水深流。珍珠泉的水,這顆大河的初心持續涌動著,吐納呼吸,寒暑不竭,萬古不懈,化為水氣在天與地中交融,這股清氣充盈穿梭在乾坤之間。


掬起一捧清水,感受地脈源頭蓬勃的動力和熱量。

清源活水涌動,初心永動。

濟水一直都在,并未斷流。

下一篇:那些年   上一篇:小溝背的夜
河北快3开奖号